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lution

世人行动,实系幻影; 他们忙乱,真是枉然。

 
 
 

日志

 
 

ADA创始人天野尚的故事  

2012-01-21 17:33:13|  分类: 余爱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險地

為了夢想的水草, 勇往直前!!

在南美洲亞馬遜河跟鱷魚搏鬥, 在佐渡海跟巨大的魚"羊頭衣"嬉戲, 正是在新潟縣西蒲區出身的ADA掌舵人"天野尚先生(54歲)", 由職業單車手到今日對自然環境提出保育的攝影家, 他的傳奇冒險一生, 就由被水入面搖蕩的漂亮水草吸引而開始!!
 
十一年前, 要去的是位於非洲赤度之下叫甘比亞的國家, 就是為了一種水榕類品種的水草, 拿著巨大的相機, 走進甘比亞森林的最深入之地, 攀山過嶺, 經過猛獸巢穴的路......!!

"那種酷熱的天氣, 我這生人從未遇過, 簡直是蒸氣浴一樣!!" 天野尚說. 食物也嚴重缺乏, 跟亞馬遜河域完全不同, 這裡只有小魚, 每天無論跑多少路, 只能吃一半碗的稀粥.

這裡除了有黑猩猩跟著你走, 亦有大猩猩的蹤影; 在這種地方假如你選擇露宿在吉普車上, 晚上恐怕會有些像蜈蚣的昆蟲鑽入你耳朵, 因此要戴上耳筒, 邊聽演歌才入睡, 幸好日本的演歌最能使入安心入睡. 天野尚笑說.

當時要去有死亡率極高的依波拉病毒, 瘧疾等傳染病威脅的熱帶雨林, 等於拿性命賭注, 需要帶備一些酒精度極高的酒擦在身及飲用來抵抗!! 想僱用當地導遊也因為依波拉病毒危機而找不著, 領事館也再三警告我假如日本人染上依波拉病毒回國, 會引起恐慌, 千萬不要隨便接觸動物及當地人, 切勿飲用生水. 但我想, 去這種地方就早已就豁出去, 反正在這裡死去也未必知道病因吧!! 天野尚淡淡的道.

晚上睡的床滿佈泥砂, 早上起床, 吸血蚊多得令人吃驚, 在這裡就算不幸染病也沒有藥沒有休息的地方...., 當時也想, 不如回去吧!! 但始到這種地方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需要很大的勇氣!!

天野尚續道: 當時在日本買一株那種水榕需要三千至一萬日元多, 屬於昂貴水草. 當地人不知從那裡採摘到這種水草, 數量亦少, 這水草葉呈深綠, 葉子拙壯, 放入水草缸內, 跟偏黃淺綠色的水草對比得恰到好處, 任何水草愛好者都垂涎三尺. 但是在甘比亞的那處生長亦一無所知, 最低限度也要拍一些當地自然生態的照片回去才行. 天野尚娓娓道來.

在途中, 飲用水喝光了, 不得已飲用山溪的山水, 入口甘甜, 清涼無比, 是我目前為止喝過最美味的水呢!!

天野尚續道: 走入森林深入之地, 當我看見那自然的風景之美, 簡直呆了, 十分感動!! 濶四米的川流, 兩岸群草密生, 像日本的造園風景一樣!! 要是把這裡的草木帶回日本出售, 何止幾千萬幾億日元呀!!

當然, 我們絕對不可以破壞自然生態的, 要是大家不加以保護, 世上就可能再無這種自生地了!! 只有拍照, 把一切一切記錄下來.

這個一個多月的難忘旅程, 體重激瘦了十五千克啊!! 天野尚說. 所有旅程的收獲, 回憶及相片, 全部都刊載在之後我們的雜誌及展示在我的水草缸內. 天野尚滿足地說.

究竟天野尚為何因一種水草而冒上性命危險深入荒無之地?? 是興趣?? 是商業?? 原因是他小時候被水草的吸引所至的..........

第二章: 少年時代

天野尚對水草生態著迷始於幼時, 當他還是小孩子的時侯, 在新潟卷町老家附近,有一個自然的寶庫..., 一個位於卷町叫"鎧潟"的淺灘, 小時候經常聯同五, 六位小童黨一起跑去捉小魚.

從前位於卷町的鎧潟, 孩童時代的天野尚經常去玩.

在淺灘中, 有各式各樣的小魚小蝦, 蠑螈, 龜, 蜻蜓, 水甲蟲等等...., 而且水清徹見底, 水草被陽光照射, 閃閃發光, 随著微風擺動, 十分漂亮!! 戴著潛水鏡潛入水中, 看見小魚躲藏在水草中, 水草冒出小氣珠到水面, 那些小氣珠的閃亮, 深深吸引了我, 令我對水中世界既驚嘆又感動!! 天野尚說: 我也要把這個帶回家, 放入魚缸裡, 每天也看著它!!

天野尚少年時侯, 對那種魚身帶黃色, 紫色, 粉紅色的"小鯽魚"及"朝鮮產的小鯽魚" 尤其喜愛, 捉到後就放入自己穿著的短靴裡帶回家試飼養.

由鎧潟回家需要跑兩至三公里, 由於拿了短靴去裝魚, 唯有赤足步行回家, 那處全是砂路, 兩脚被割得傷痕累累, 可憐的回到家一看, 那些小魚早已全身變白死去, 簡直晴天霹靂, 可能天氣熱靴中又沒有氧氣吧! 要是我沒有捉牠們回來就不會死了, 好可憐啊!! 天野尚有點自責的說. 好一個對環境保育極重視的學者!!

拿著那些死去的小魚給祖母看, 被駡得狗血淋頭, 祖母喝道: 那個捉來幹麼?? 真是個怪孩子!!

後來嘗試加一些水草一併跟小魚放入短靴拿回去,因為水草中釋放氧氣, 而且避免了陽光直射, 果然順利把小魚活著帶回家中, 當時想, 水草真的很神奇啊!! 天野尚續說.

天野尚由小學二三年級開始用吃光的糖果瓶去飼養小魚, 到小學六年級便開始承諾挑戰他的水草世界.

最初由五金店買來薄鐵片用來固定做框, 再用軟膠來貼著, 大約兩手可以拿著的尺寸的魚缸......

可是當注水到三分之二左右, 那玻璃竟然破了!! 把地板弄得濕一片, 又被父母罵至半死, 雖然這樣, 我仍然用種菜的泥土, 放入我採摘回來的水草, 借來我哥哥的書檯燈去做照明,

這就是我的第一個水草缸了!! 水非常混濁, 內裡甚麼也看不見!! 天野尚哈哈大笑道.

孩童時代夢想成真的天野尚, 今天管理他的水草王國. 自己創立的ADA Gallery內, 內有約40個大大小小的水草缸.

第三章 選擇

天野尚出身於新潟縣卷町西蒲區, 三兄弟排行最小,, 自小就週圍跑, 養成一種愛流浪的性格, 小小的天野尚已經駕自行車到處遊玩, 中學時代, 經常騎自行車北上, 到東北秋田縣等地方遠足.

由中學二年級開始到高校畢業期間, 天野尚一共八次獨自騎自行車跑到東京, 起初父母也有點兒擔心, 但考進高校後也沒有怨言, 放心下來了, 可能因為這自小養成的驚人耐力及體力, 所以日後成為單車比賽選手也說不定呢!!

最初騎單車跑到東京, 就是為了去位於上野的水族館一看由南美亞馬遜河流域捕捉回來名叫"Piraruku"的淡水界巨魚(圖), 這魚號稱亞馬遜大王, 身長三米以上的巨魚!! 天野尚說.

一直以來, 對大自然特別一些未開發的自然山區很憧憬, 每當電視播放有關亞馬遜河的節目, 就目不轉睛地看, 所以很希望親眼一看那巨魚"Piraruku".
少年時侯那有零用錢去東京呢!! 有的只有無窮精力, 唯有騎單車去吧!! 天野尚描述小時侯的天真想法.

續道: 當時騎單去東京上野需要二十多個小時, 不眠不休地踩著腳踏去....!!
同學朋友跑來送行到以前白根市的國道, 那時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就好像坐帆船到外地航海一樣!! 天野尚得意地說.

到念商科高校(吉田高校)時侯, 加入了學校單車隊, 出席校際比賽, 也曾經得過獎項..., 畢業後考進大學, 當然也是車隊一份子, 那時候開始考慮成為職業單車手的路了!! 天野說.

因為單車隊的關係, 幾乎肯定可以考進東京法政大學, 但老實說, 我完全不感興趣!!
可是, 我有自己的夢想, 從小到大都對小生物, 攝影抱濃厚興趣, 尤其一些生態攝影, 可惜, 沒有金錢去買照相機, 亦想去南美亞馬遜河域等地方, 也想購買種植水草設備......天野尚續道.

好! 讓我成為職業單車手, 賺了錢, 去完成我的夢想吧!! 天野尚就因為這夢想決定了當職業單車手的路.
當單車隊教練知道我這個想法, 差點兒要殺死我!! 天野尚笑說.

結果天野尚經過單車隊連串訓練及考試, 終於1974年初試蹄聲, 1990年引退, 期間16年, 一直活躍於職業單車界.

初出的首戰很僥倖地勝出第一名, 獎金當時大約有二十多萬日元(約$16000港幣), 我將全部的獎金用來買了一部Nikon的單鏡反光照相機, 標準鏡頭及微距鏡頭, 這部照相機乃當時的高級貨, 我一直心儀已久, 拿上手時真是又驚又喜. 天野尚娓娓道來.

買過照相機後, 首先跑去位於日西南面的列島遊玩, 在我二十多歲時, 已經在三年間來去往返過那裡的小島, 蜻蜓, 樹蛙等生態相片, 也記不起拍過多少了!! 天野尚滿足地說.

天野尚所拍的相片及照相機從不借給別人看, 經常被身邊的人冠以"奇怪的單車手", "奇人", "怪人"等古怪稱號.
 

第四章  產品開發

天野尚由1974年19歲開始職業單車手生涯, 成績平穩...., 26歲覓得妻子, 步入人生另一階段, 可是, 單車手以外, 對水草的研究並非一帆風順........

小魚可以很隨意的把牠放入玻璃瓶, 無論如何, 都希望把水草種得更好.....!!
雖然底床及過濾系統經過不斷改良而取得成功, 但在研究方面亦不斷碰壁, 在這段時間差不多花掉了可購買一幢房屋的金錢.

天野尚將失敗的原因一一記錄下來, 這是從他的母親身上學習得來的, 他的母親以前經常把耕種的失敗, 困難, 成果詳盡記下來, 久而久之, 對耕作方面極有心得, 隔籬鄰舍紛紛跑來向她請教.

水草種枯了只好棄掉, 無論怎樣去嘗試始終停滯不前, 十分沮喪, 真的想過放棄!! 我自己是一個頗固執, 不肯放棄的人, 由中學時代開始對水草研究, 但那時候真的想放棄!! 天野尚認真的說.

原來當時一度令天野尚想放棄種植水草的是"二酸化碳素(Co2)", Co2溶入水中, 跟植物產生光合作用, 令水草長得茂盛的要素, 就是它了! 正是這個問題困擾著他.

跑去請教大學教授及醫學界人仕有關加入二酸化碳素入水中......, 得到的是"強行加Co2入水中只會破壞生態, 不要妄想吧!"這些冷淡的對待, 吃了不知多少次悶棍; 再者如何把Co2加入水中的方法也不知曉, 當時的確十分心煩!! 天野尚說.

那時候不時跟朋友到酒吧消遣, 經常喝的是highball(威士忌加梳打水), 有一天, 偶爾看那罐梳打水上印著的成份是水及二酸化碳素, 靈機一觸, 可以將這個放入草缸嗎? 於是馬上把酒吧裡剩有的六罐梳打水全買下來, 飛奔回家.

天野尚續道: 當我把所有梳打水全倒入水草缸中, 一會兒, 半生不死的水草葉面, 竟然緩緩地出了一個氣泡珠, 我開心得眼淚也差點兒掉下來! 這就是一直困擾我的光合作用了!! 那一瞬間, 兒時在家鄉鎧潟水中所見的水草搖曳, 閃爍的氣泡又再出現我腦海中.

第二天開始, 我跑遍家附近的酒吧, 把它們的梳打水全買過來注入水草缸中, 一段時間後, 奇蹟地水草生長明顯好轉, 茁壯起來!! 天野尚興奮地說.

基於這個重要的發現, 天野尚於1987年成功研製出壓縮Co2二酸化碳素, 專為水草育成而設, 當時的售價要七千五百日元一套.

說不定那是世界上第一套專為水草育成的小型Co2二酸化碳素裝置, 解決了這個問題, 天野尚馬上製作了多個水草造景缸, 模擬亞馬遜川河的佈置, 放入流木, 岩石去配襯. 雄心壯志地開設水草造景店, 打算一邊當職業單車手, 一面去研究水草造景.......
可是這條並非平坦的路, Co2二酸化碳素裝置在開店個多月只能賣出十套, 家中其他負擔好像住屋供款也不輕....., 好景不常, 這時候又因為熱帶魚的交易違規遭到調查, 真是屋漏兼逢夜雨...........

第五章 走出困境

幾經艱辛研製的Co2二酸化碳素裝置卻無人問津....., 在天野尚失意時不知多少次想過, 倒不如退出職業單車, 把退職金全數清還住屋的欠款, 全心全意去打理自己的水族用品店, 平平淡淡地生活算了!! 但永不放棄的他始終不忿, 結果在1990年, 他真的退出了職業單車手行列, 得到了大約一仟萬日元的退職金, 但天野尚沒有把那些退職金拿去償還住屋欠款, 而是孤注一擲, 用來購買一座大底片大型照相機.
天野尚親自操刀, 要把他對生態水景的獨特認識, 加上他研製的產品, 將水草最茂盛一面展示給人看!! 這一切並非是來自河川水底, 而是水族箱內種植的水草!! 天野尚將作品命名為Nature Aquarium.

假如普通的單鏡照相機是一部私家轎車, 那麼大底片大型照相機就是一部重型的運貨櫃車了!! 由於底片較大張, 拍出來的相片解像度完全不同, 我要將美麗的水世界去展示給世界, 讓更多人認識我的生態水景!! 天野尚自信地說.
可是, 我對鏡片光學, 相機操作等知識一竅不通, 所以我跑到東京神田區的舊書攤流連, 最後買來總共七箱有關攝影, 照相機操作的書藉, 每晚挑燈夜讀. 最初就好像讀阿拉伯語一樣, 摸不著頭腦, 但過了一星期, 終於粗略理解少許, 半年後已經差不多全部掌握, 一年後, 甚至已經可以教授別人呢!! 天野尚續說.

1992年, 天野尚把拍攝的所有水景照片刊載在一本"Nature Aquarium World 水族箱內的大自然"的水族雜誌, 雜誌翻譯成不同文字, 發行到英國, 德國, 法國, 荷蘭及意大利等國家.

這本雜誌的內容震驚全世界的水族愛好者, 大家都對天野尚所種植的漂亮又茂盛水草讚嘆不已!! 與此同時, 天野尚亦把握機會乘勢再推售他的Co2二酸化碳素裝置, 結果這個之前在國內一個月也僅賣得十套的產品, 在短短一個月內竟然接到一萬套的訂單, 天野尚他成功了!!

在那時候, 天野尚對水草種植有了另一個重大發現. 就是天野尚他出海潛水拍攝石鯛魚在水底產卵的照片, 事後細加觀察, 發覺他當時穿著的潛水衣, 紅色的部份看起來變成黑色, 但青綠色的部份就一樣無變仍然是青綠色, 天野尚突然想通了! 原來紅色光譜會被水吸收穿透不到水底的.
天野尚說道: 那時候市面上的植物育成光管一般是紫紅色的, 我想水草育成用的光管一定要青綠色光譜才可以!! 於是乎我大膽的去信當時著名的電器用品商松下電器(Panasonic), 希望跟他們合作生產水草育成專用光管, 得到的回覆是他們相當有興趣, 希望見面詳談.

松下電器在當時一個名為"國際宇宙Station"的計劃中, 成功開發了對植物育成有極佳功效的專用光管, 被受注目; 於是他們的代表聯同專業研究隊伍十多人跑到我破爛殘舊的家裡來.

他們給我看的是最新研製的紫紅色光譜光管, 但我一再強調"紫紅色光譜的光管不能用於水草, 一定要青綠色光譜!!"的論點, 幾乎把他們氣死了!! 天野尚得意地說. 

儘管如此, 他們仍然很樂意跟我合作, 經過多次失敗, 努力, 最後終於共同研究出水草育成的專用NA光管, "NA"就是Nature Aquarium的意思, 這種水草專用光管推出後大受歡迎, 產品的包裝上當然亦印上松下電器的出品.

天野尚就憑著他的永不言敗, 勇往直前, 終於成功打出了自己的品牌, 而他的公司亦逐漸走上軌道, 邁向成功之路!!轉載自新潟日報第23720號. 膽大心細, 地球記錄行.

第六章 亞馬遜河之一 決戰大鱷

在1994年首先踏足南美的亞馬遜河域, 當時天野尚剛好40歲, 天野尚認容是"四十歲的見習", 亞馬遜河域面積比日本大19倍, 一望無際.

要在一生人中把亞馬遜河域的全部拍攝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唯有瞄準她最神祕的一面; 我看中的是亞馬遜尼格路河域(The Rio Negro), 可能我是這個世界上對她最熟悉的人, 因為我來往這條河接近十年多了!! 天野尚說.

1999年天野尚帶著大型照相機跑到亞馬遜河域,
尼格路河域是由巴西北部一直伸延, 屬於亞馬遜河域的其中一支流; 天野尚雇用當地土著, 組成木伐隊, 深入拍攝這神祕的尼格路河.

我們以水底生態為中心, 水裡有各式各樣, 五彩繽紛的野生小魚, 體色全部跟原來的一樣. 在這裡不時也會遇上鱷魚, 在河中步行時, 一個不留神隨時會踏到牠們, 潛入河底拍攝也要小心翼翼; 當地的印第安土著, 很多都是在河裡被鱷魚咬掉半條腿, 因此殘障者甚多呢!! 天野尚認真的說.

天野尚回憶地說: 在多次去亞馬遜河拍攝期間, 曾經不只一次跟大鱷魚搏鬥; 第一次是我們碰到鱷魚, 當地的印第安土著導遊, 突然把魚叉遞給我說:"夠膽刺牠嗎?" 那一剎那間我感覺到的恐懼, 是前所未有, 仿佛被人迫上死亡之路似的!! 其實當時那印第安土著也許說說罷了, 沒有想過我真的去刺那鱷魚的!! 但我就坐在小木伐上向牠刺下去!! 

天野尚續道: 這一刺插中鱷魚頭部, 牠痛驚就發狂擺動起來! 我們數人在木伐上大驚, 印第安土著導遊的臉也變成鐵青色, 因為要是木伐一翻我們都會變成鱷魚的點心了!! 經過十五分鐘的搏鬥, 鱷魚終於也屈服, 游離我們, 經此一役, 當地印第安土著對我都報以尊敬佩服的眼光. 

為了得到食物及拍攝的許可, 我要跟當地印第安土著交換物品; 由於言語不通, 難以溝通, 還差點兒成為酋長的祭品!! 天野尚伸伸舌頭地說. 
我跟他們交換的物品是T恤, 一些胃藥及感冒藥, 他們很是歡喜, 換給我們水菓, 番薯等食物. 

但在其中一村落, 當我在祭壇前跟他們交換食物時, 跑出一隊印第安土著把我圍起來, 起初我以為是甚麼歡迎儀式, 但他們個個手持長茅, 長叉, 突然騷動起來! 怒氣沖沖, 更把茅頭指向我! 我大驚, 心想如果太懦怯反而不妙, 便跟他們理直氣壯說: 四海之內皆兄弟, 有話好說啊! 

繼續用日本語喋喋不休及身體語言跟他們理論起來, 他們也不知懂不懂我的意思...., 但終於小孩子跟其他女子露出笑容, 我知道他們軟化下來, 便乘機跟他們逐一握手, 最後跟酋長也握過手, 他目定口呆地凝望著我. 我馬上跟他們揮手道別, 緩緩地轉身離開, 頭也不回步向村口, 當遠離他們村落才一口氣跑去等待我的木伐處, 嚇得魂不附體呢!! 

原來跟亞馬遜河的印第安土著溝通時, 絕對不可以觸怒他們的酋長首領, 否則大禍臨頭. 當初我就是弄錯他們的首領, 跟低級的土著交換物品而險些送命, 變成他們的祭品! 在這裡的期間也不只一次發生同類事件, 所以在亞馬遜河域, 毒蛇, 鱷魚固然恐怖, 但最可怕的其實是人類!! 天野尚嘆道.

第七章 亞馬遜河之二 異國文化交流

雖然在亞馬遜河域跟鱷魚搏鬥, 其實鱷魚亦是我們的糧食之一, 從日本把米, 發電機帶過去, 其餘蔬菜及水果就在當地籌措.

甚至比拉魚(piranha南美淡水魚)的刺身我也嘗過, 非常美味, 上品的刺身啊! 味道好像比目魚用鹽醃製後一樣, 作為佐酒最合適! 在這裡每天幾乎主要是吃魚的, 我想我可以著作一本"亞馬遜河魚烹調大法"呢! 我在亞馬遜河域期間, 永遠隨身帶備青芥茉的, 以備享用美食. 天野尚得意地說.

話需如此, 食物嚴重短缺的事情仍然是有的, 好像到訪非洲赤度以下的甘比亞時, 天野尚的隊伍, 就陷入嚴重糧食短缺的危機.

天野尚說道: 當地沒有甚麼魚類食材, 帶去的食米又不斷不斷地減少, 我們的隊伍中有人說土著導遊平常全部靠吃樹皮, 木長出來的果實為生, 倒不如省一點把給他們的食物留回己用, 但我即時拒絕! 既然大家坐在同一條船, 人人平等, 又怎可以把別人應得的也扣起來呢! 反而應該要首先分配食物給當地土著導遊們. 續道: 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亙相信任, 亙相尊重的基本條件.

當地的土著導遊也經常給我們吃他們的木果實, 沾上泥土怪模怪樣, 大家都把它扔掉, 但我就照吃可也; 甘比豆的氣溫非常炎熱, 由朝到晚汗水像瀑布一樣流過不停, 我們其他的組員每一個都疲倦不堪, 但我就完全不感到疲累; 原因是當地人吃的木果實了!

要知道當地土著每天在森林中步行超過50公哩, 原來木果實中含有豐富維他命與及礦物質, 對補充體力極有效的! 天野尚說.
 

在這種旅途中, 當地人經常會給我們食物, 我們對那些食物接受或抗拒, 對方的態度會截然不同的, 我們接受他們的食物, 就是代表接受他們的生活習慣, 相反地, 將對方誠意給予的食物掉去, 是嚴重的不尊敬行為呢! 這些基本尊重是我從周遊列國中領略學習到的.

天野尚由二十多歲起到海外體驗, 到目前已經去過五十多個國家了.

天野尚繼續說: 在東南亞的婆羅洲群島(Borneo), 印尼人稱她加里曼丹島(Kalimantan), 是世界第三大島, 那裡有一個好像電影株羅紀公園的恐龍曾經居住地方, 被一個跟富士山差不多高海拔三千米的山圍攏著, 地勢險峻, 普通人要爬入去非常困難的. 但是我就背著照相機, 從懸涯頂用繩索吊鈎逐步爬鑽進去, 當然要把照相機好好蓋著保護. 我這個人就是有強烈的好奇心, 無論幾危險的地方也想去一躺, 試一看, 好奇求知慾蓋過了一切, 這種性格就連我自己也有點害怕呢!


第八章 羊頭巨魚

大約在十七年前, 已經知道在佐渡島有一種很特別的魚, 名叫羊頭魚(Cold porgy 又稱瘤鯛), 最初我是碰巧在書店裡看閱有關潛水的雜誌, 內裡介紹到這種魚; 隨後在有關佐渡島的潛水廣告上也有刊登這頭怪魚的相片, 但相片很小很模糊......., 天野尚說道.

天野尚繼道: 在家鄉附近的佐渡島, 竟然有這麼獨特容貌的怪魚, 那一剎那間, 我有馬上去把牠拍攝下來的衝動, 於是乎我就跑去學習潛水, 修讀課程, 講座, 很快我就取得潛水的資格, 事不疑遲, 馬上出發去佐渡島!

瘤鯛屬於(Wrasse)科的魚, 原本生長於日本青森縣附近的岩礁, 雄魚在成長後額頭會突出一個瘤來好像壽星公頭一樣, 因此被稱為瘤鯛, 成魚的長度有一米長左右.

為了捕捉到瘤鯛的出沒, 我有佐渡島的東北面名叫北小浦的海域潛入水, 儘量希望游到近魚兒5~10厘米距離拍攝, 因為在這麼近距離再用超廣角鏡頭去拍攝最能拍出有震撼力的相片, 而且近距離可以減低海水的折射令相片更清晰鮮明. 天野尚娓娓道來.

起初天野尚他購買墨魚作餌, 向北小浦漁船協會租用小船出海, 但每次租船的費用要二萬日元, 非常昂貴; 於是乎天野尚膽粗粗地向當地漁民討價還價.

天野尚道: 假如上午下午各出海一次, 一天就用上四萬日元了!!

於是我大膽跟當地漁民他們說: 瘤鯛是佐渡島的珍寶, 如果你們讓我拍到牠的特寫照片, 我保證佐渡島必定在日本出名起來, 遊客會紛紛跑到這個島來, 你們相信我嗎?? 夠不夠膽跟我賭一鋪??

結果, 好一個天野尚, 他成功說服漁民, 把租船費由一次二萬日元減到二仟日元, 三次更只收五仟日元! 但當地漁民給天野尚一個條件, 就是要把北小浦這地方打出名堂, 令人認識.

天野尚多次潛入海裡投餌, 在北小浦的海底裡, 有大量昆布, 海藻等天然資源.

差不多每天都潛入海隆飼餵牠們, 足足兩年多, 這裡的大魚也逐漸消除牠們的天生防衛意識, 跟我熟絡起來, 向我游近也絕不驚慌. 瘤鯛是很懂性的魚, 面部表情十分豐富, 有喜怒哀樂的表情, 想不到魚兒也有牠眼神的分別, 實在令人難以相信!! 天野尚回憶道.

終於歷時兩年多, 天野尚拍得巨型瘤的相片, 亦憑著這相片, 參加1992年富士菲林攝影大賽, 在五萬多張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 勇奪冠軍, 其後, 把其餘在北小浦海底拍攝得相片刊載到潛水雜誌, 北小浦這個地方馬上廣為人知, 變成了潛水愛好者的熱點, 很快發展潛水中心; 時至今日, 北小浦仍然是全日本數一數二的潛水熱點之一.

天野尚認真地說: 我終於完成了我的承諾, 令北小浦這地方廣為人知, 當地漁民舉行地方祭典邀請我出席, 到他們村裡, 由中午十二時逐家逐戶去敬酒乾杯, 非常熱鬧, 宴會結束已經是深夜時份. 其實我心中高興的同時, 亦放下心頭大石!!

天野尚除了令北小浦這個漁港打響名堂之外, 也為自己揚名立萬.

瘤鯛經常出沒的地方. 佐渡島北小浦海邊, 天野尚正捕捉風景. 2006年春天

第九章 佐渡巨杉

由二十多歲開始就一直未有完威的心願, 就是拍攝以自然題材的相片, 終於在南美亞馬遜河域完成, 可惜近五六年間, 亞馬遜河也遭受嚴重環境破壞, 原始樹林並改成為農地, 樹木並大量砍伐燒毀, 那些灰燼污染河流, 自然生態受到破壞, 已經大不如前了!!

由於環境變遷, 因此對南美亞馬遜河域的興趣相應大大減少, 忽然想起曾經拍攝瘤鯛的佐渡島, 拍攝時期多次進入山中, 那處自然景色優美, 紅的紫的, 襯托出自然美麗的風景, 於是在三四年前, 相隔十年再次踏足佐渡島.

可惜入到山後, 那些自然美麗的野草樹木也被人大量盜掘, 心中有一點憂郁感覺. 天野尚嘆道.

找不著拍攝的題材, 到不同的山野樹木跑來跑去, 失望之際, 從民宿的主人相簿中看到一幅巨杉的相片; 馬上精神一震, 那種感覺就好像通了電一樣, 正如當初被佐渡的瘤鯛吸引一樣. 天野尚興奮的說. 還以為自己對佐渡島一草一木瞭如指掌, 想不到還有這麼自然生態的地方我未知的, 簡直好像給人打了一記耳光, 但心中又很興奮!! 仔細打聽, 原來地點位於新潟大學的演習樹木中, 於是我又拜詫大學方面通融, 抱著大判照相機在初夏時間跑入原生樹林了!! 天野尚得意地說.

天野尚接著正式道: 我們登上海拔九百多米的山峰, 看見到那巨杉, 樹徑有接近七至九米粗, 樹齡恐怕最少有一仟年以上, 那種懾人的氣勢, 令人透不過氣來; 就像遠古時代的風景一樣, 實在不可思議!!

佐渡島的巨杉根形態獨特, 彎彎曲曲, 十分有彈力, 像繩索一樣圍繞著巨杉. 可以看得出巨杉飽歷風霜, 就如生命的起跌. 馬上拿出大判照相機, 把她的形態, 她的靈魂神髓一一拍攝記錄下來, 甚至周圍的植物, 苔癬類等等, 也徹底的拍攝下來.

由水深四十多米的水底世界, 到海拔一仟多米高的原生森林, 天野尚都將每一個自然生態風景的片段清楚地拍攝下來, 在2007年四月至2008年三月的一年間, 分別在東京都, 新潟市, 佐渡市三個展覽會場舉行"天野尚個人攝影巡迴展", 兩次在佐渡市的共吸引大約一萬伍仟多人參觀, 以人口僅有六萬多人的佐渡市來說, 每四個人就有一個人曾經欣賞過他的展出.

在沼澤的四周群生的巨大杉, 作品名稱"千手杉的林森", 這相片正是其後在北海道洞爺瑚舉行的研討會展出的其中一張作品. 攝於2006年 
 

佐渡島的氣侯溫和, 夏季冬季分明, 也十分適合蘋果, 蜜柑等水菓的出產, 這樣的土地, 世界上已經所剩無幾. 一年四季, 無論任何時候的景色都有她的美, 要好像電腦素描機一樣把她一一記錄下來, 何止要去幾十次呢!! 

在我心目中, 佐渡島的自然遺產是無價的, 值得驕傲的, 可惜的是, 外來的人仕不斷野採破壞這處的環境!! 天野尚慨嘆的道. 

天野尚續道: 因此, 我舉行的攝影展覽, 就是要喚醒當地及所有的人, 告訴他們佐渡島的原生美貌, 讓當地的人愛惜屬於他們自然無價遺產; 現在很多人都開始談論環境保護的問題, 但我個人認為, 環境保護就要從自己身邊的自然生態出發, 更多留意關心身邊的景物!! 

第十章 電影

2007年六月, 天野尚全力協助一套有關水草的電影"その時は彼によろしく", 這套電影由著名女演員長澤正美, 以及山田孝之, 塚本高史等幾位年青偶像派演員主演, 天野尚也來擔任監督一職, 片中的所有水草造景缸均由他一手操刀.

電影的原著, 是憑另一齣描述年青人感情的電影而聲名大噪的小說作家市川拓司先生的作品, 市川先生對水草種植有濃厚興趣, 他一直想寫一本以水草為題材的小說, 於是跑來我新潟的總部; 市川先生除了對弊社的產品有相當認識之外, 原來也是我的擁護者, 既然他提出請求, 當然二話不說幫他一把了! 天野尚說道.

這是電影的宣傳海報, 天野尚充擔監督一職, 圖片是其後推出的DVD封套. 2007年

電影講述三位從小就互相認識的年青男女, 他們之間的友情與愛情, 片中很多是以男主角山田孝之經營的水草店為拍攝場地.

天野尚續道: 既然答應幫忙, 就要一絲不苟, 這是我的性格. 由於拍攝場地在東京, 於是乎把我們總部的草缸差不多全部運去東京, 雖然可以在東京那邊從新設缸, 但要做出真實現場感就要一定的時間經過, 因此我們總動員出動, 把大大小小二十多個草缸運去東京.

設置水草缸後也遇到不少波折, 由於拍攝期間正值冬享, 熱帶魚及水草的狀態與生長也很難掌握, 在拍攝期間不時需要暫停, 把水草修剪及護理一下呢! 同時也指導一下幾位演員對水草學名的讀音, 要知道好些水草的學名長而且難讀, 有時侯導演說"OK"但我也大膽的說"Cut", 在旁的職員也被我嚇一跳呢! 天野尚笑說.

電影的工作人員或許對我也有微言, 可能覺得我吹毛求疵, 但我也絕不讓步, 例如設缸修剪的企位姿勢, 都要他們認真學過, 給那麼人看的物事, 又怎可以馬虎了事呢, 這方面我十分執著, 絕不妥協的!! 天野尚鄭重的說.

拍攝期間, 位於新潟的ADA總部如常開放; 曾經多次有人問我何不把ADA Gallery搬去東京都內, 會有更多人來參觀云云, 但對我來說, ADA Gallery不單止是展示水草缸那麼簡單, Gallery四週環境氣氛, 每一細微地方也很重要的, 現時ADA Gallery四週種植的樹木, 為了保持原始森林感覺, 我就用了十五年去栽植樹木, 再加上總部內的水草缸, 內外兼備, 才稱得上藝術的配合, 要在大城市的東京都做出這種自然環境, 無可能了!!

圖中天野尚正在向市川拓司先生解釋水草缸的設備, 場地所有大小水草缸均由天野尚一手包辦. 2007年一月
 

新潟縣四季分明, 稱得上人傑地靈, 我認為在世界上像新潟縣般自然美麗的地方少之又少. 春夏秋冬, 春天的櫻花, 秋天的楓葉, 各有特色美處, 在這裡居住久了, 感受四季景色, 對人的悟性, 心靈的洗滌也大有幫助呢!! 天野尚讚道. 

    對於水草缸內的石頭, 流木的佈置, 水草的栽種, 我都是全部在這裡的自然生態中學習得來的, 可能是近水樓臺吧! 冬天雖然寒冷, 但這裡的冬天天色我也十分喜愛, 枯木被強風吹得光禿禿, 樹葉落在地上但大樹仍然迄立不倒, 那種寂然不動的感覺也很好的, 無論風景攝影也好, 水草缸攝影也好, 我就是追求那種嚴冬下雪前一刻的"寂"和"佗"的寂靜修養感覺, 所以我一直強調, 在我而言, 沒有可能居住在東京都那麼暖的地方了!

第十一章 首腦會議

我拍攝自然生態一向喜歡用大画幅照相機, 這樣最能把風景真實仔細地拍出來, 這是我的攝影原則之一. 我並非只要色彩美麗的相片, 而是要用鏡頭把自然生態儘量真實的記錄下來, 只有這樣, 才可稱得上自然生態相片!! 天野尚鄭重的說.

因此富士公司為我特別製造一種名為"Amano Special"的大判照相機專用底片, 這是比一般大型照相機底片還要大一點的!! 在佐渡島取材拍攝時採用的是長50cm, 闊20cm的特大底片, 要是把它放大到4米長, 闊1.5米的相片來看, 可以把肉眼幾乎看不到的細緻地方都清楚見得到.

天野尚所拍攝的巨杉照片, 在去年2008年位於北海道洞爺湖舉行的全球首腦會議中展覽出來; 這次的首腦會議主要討論地球暖化對策問題.

首腦會議上, 大家正在一邊欣賞天野尚的作品"屹立不倒的金剛杉", 一邊共晉午餐. 2008年7月8日, 外務省提供
 

 天野尚繼續說道: 其他被展出的還有一些風神雷神圖以及屏風等展覽品, 似乎對環境沒有甚麼震撼. 擔任這次會議的協調者還有著名時裝設計師山本寬齋先生, 以及外務省的要員等等; 他們都被我的照片吸引, 最後一致決定採用我的相片作為大會的展示作品.

當我知道相片被大會採納的消息時, 我高興得整個人跳起來! 其實我早就想, 或許我狂妄一點, 但是要替自然環境花草樹木作出控訴的話, 非我這張相片莫屬了! 

在這裡, 有五百年, 一千年多飽歷風霜依然屹立不倒的巨衫, 這張相片, 正就是告訴他們"我就是一直生長在這裡的原生千年巨杉, 豈容你們這些僅有一百多歲壽命的人類來摧毀我們的森林啊", 只要你看一看照片, 就會感覺到它們正在呼喚的!

結果, 在首腦會議結束後, 馬上發表一個重要首腦宣言, 就是要將直至2005平為止的溫室效應氣體排放減少一半.

天野尚手持的正是在北海道洞爺湖舉行的全球首腦會議中展出的"屹立不倒的金剛杉"巨型底片, 從天野尚的社長室窗邊看, 可以清楚看刊鮮豔的新綠. 2008年6月

一直以來有一種說法, 就是還有大約五年, 南極和北極的冰川就會在地球上消失, 因此上述的目標未免低一點, 與此同時, 我們應該種植更多樹木. 

植物吸收大量人類想像不到的二氧化碳(Carbon Dioxide), 繼而發放氧氣(Oxygen), 完成光合作用, 水草也健康地生長; 這個原理大家在水草缸中可以看得見. 

我就是有這一個想法, 因為在十五年前興建這間佔地660平方米的公司時, 就已經將70%的土地去種植樹木, 榕樹, 櫸樹等四百棵以上, 另外公司社員也合力種植約二萬盆的野生多年生植物, 為此總共負債一億五千萬日元, 就是要建造這個森林, 目的自然是利用它們把公司內釋放出來的二氧化碳吸收. 

樹木就是地球的財產, 為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而多種植樹木的公司企業, 是否應該得到稅金的減免, 甚至免稅, 用來鼓勵他們多種植樹木呢!! 

如果道路兩旁沒有樹木植物, 汽車的排出廢氣甚麼樣呢? 單靠停車熄掉引擎, 節約能源等工夫是不夠的! 要在道路兩旁, 停車場等地方徹底地加種植樹木植物, 再不把原來的自然生態回復過來, 實事實幹, 只靠一點點的數字目標去解決問題, 是否能夠真的解決, 我倒有一個疑問呢!! 天野尚認真的說. 


第十二章. 最終回 保護環境

今時今日, 地球部份不斷受到人類的破壞, 亞馬遜河域如是, 非洲熱帶雨林如是, 樹木被砍伐, 森林正在消失, 是地球暖化的影響吧! 洪水及乾旱反覆來襲引至魚類大量死亡; 佐渡島的山上, 枹樹的枯病也不斷蔓延, 令我十分難過, 照相機的快門掣按不下去!! 天野尚惋惜的道.

為了使大家可以了解地球的現狀和以前的美貌比較, 一個名為國際環境攝影家協會正準備招募會員, 包括我自己以及世界的職業攝影師也不違餘力, 四出向人講解, 希望大家團結起來.

天野尚在大約十五年前已經就自然造景水草種植以及環境保護問題, 出訪歐洲多國和東南亞各地演說.

天野尚續道: 對於環境保護的重視, 每一個國家都截然不同的, 歐洲一些先進國家, 對於環境的保護, 景觀美麗異常重視. 好像北歐國家, 廣闊的草原, 麥田中到處種植紅色的雛罌粟點綴, 恰到好處, 聽說是當地農夫放上種子的. 德國的街道以及公園栽種的樹木也非常漂亮; 電線及燈箱招牌幾乎完全不見, 綠化與人類的融合也惜心安排的.

相反我們日本的電線燈柱及燈箱招牌到處亂立, 環境問題方面我們的國民有認真考慮嗎? 我不由得想日本人好像從來沒有太大重視環境保護這件事, 只視作別人的問題似的. 我自己公司也馬首是瞻, 總部沒有大型燈箱, 沒有電燈柱, 全部埋在地下, 就是想給到來的人美麗舒服的景觀, 當大家多看一些美麗舒服的綠化環境, 自然就會產生一種愛護大自然, 改善環境的意念了!

天野尚正在2008年ADA contest中講解作品, 強調要"從自然中觀察學習水草造景是極為重要的. 2008年9月13日

上月, 天野尚一口氣購入三千張大判照相機用, 專為他而設的Amano Special底片.

因為存貨沒有了, 兩年前就已經向富士公司落訂, 但被有關方面以全面推行數碼照相機, 大判底片已經停產為理由而拒絕; 於是乎我便親自致函給富士公司社長, 終於經過兩年再為我而生產. 天野尚道.

現在我正在計劃拍攝富山縣的立山, 九洲的屋久島以及佐渡的巨杉, 非常莊嚴穩重; 我希望向小孩子們傳達一個珍惜生命的訊息. 其次我亦想繼續潛入河川去, 把水草美麗的一面拍給大家看.

佐渡島的山上, 種植有五百年以上的巨杉, 不懼風雨, 依然屹立不倒, 四周還有很多很多的小溪流, 傍邊有各種各樣的水草漂亮生長, 這種自然生態我一定要拼死去保護她們! 還有我堅持用的大判照相機, 只有她才可以將真實細緻地拍攝下來, 我要將那些照片給一百年, 二百年之後的子孫們看, 好讓他們知道她原來的美貌, 愛惜環境生態, 重建自然環境!

天野尚位於新潟縣的總部, 周圍種植大量水楢木, 櫸木樹, 總數四百棵以上. 新潟縣新潟市西蒲區漆山

上月, 天野尚一口氣購入三千張大判照相機用, 專為他而設的Amano Special底片.

因為存貨沒有了, 兩年前就已經向富士公司落訂, 但被有關方面以全面推行數碼照相機, 大判底片已經停產為理由而拒絕; 於是乎我便親自致函給富士公司社長, 終於經過兩年再為我而生產. 天野尚道.

現在我正在計劃拍攝富山縣的立山, 九洲的屋久島以及佐渡的巨杉, 非常莊嚴穩重; 我希望向小孩子們傳達一個珍惜生命的訊息. 其次我亦想繼續潛入河川去, 把水草美麗的一面拍給大家看.

佐渡島的山上, 種植有五百年以上的巨杉, 不懼風雨, 依然屹立不倒, 四周還有很多很多的小溪流, 傍邊有各種各樣的水草漂亮生長, 這種自然生態我一定要拼死去保護她們! 還有我堅持用的大判照相機, 只有她才可以將真實細緻地拍攝下來, 我要將那些照片給一百年, 二百年之後的子孫們看, 好讓他們知道她原來的美貌, 愛惜環境生態, 重建自然環境!

天野尚位於新潟縣的總部, 周圍種植大量水楢木, 櫸木樹, 總數四百棵以上. 新潟縣新潟市西蒲區漆山

地球雖然不斷地受到污染, 無論如何我也會繼續我的攝影路, 這是現在我仍可以做到的事, 我仍然有心有力. 可惜要完整的拍攝記錄下來恐怕要多三十年, 已經沒有太多時間, 我想沒有更多時間可以到海外拍攝了! 天野尚嘆息的說. 
 

最後, 天野尚語重心長的說: 雖然我自己一向大膽行事, 勇於接受挑戰, 但大膽行事之前其實是要細心, 客觀地, 冷靜地去考慮分析, 計劃要周詳, 跑去有危險的地方前必需預想最差的情況, 其實旅行固然要這樣, 做人, 做生意亦都是一樣! 事前準備充足, 以策萬全.

膽大心細, 計劃周詳, 繼而冷靜行事, 這就是我成功的關鍵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