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lution

世人行动,实系幻影; 他们忙乱,真是枉然。

 
 
 

日志

 
 

马齿民谣  

2009-05-23 19:30:42|  分类: 曲未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绣花绣得累了
  牛羊也下山咯
  我们烧自己的房子和身体
  生起火来
  
  解开你的红肚带
  洒一床雪花白
  普天下所有的水
  都在你的眼中荡开
  
  没有窗亮着灯
  没有人在途中
  我们的木床唱起歌
  说幸福它走了
  
  我最亲爱的妹呀
  我最亲爱的姐呀
  我最可怜的皇后
  我屋旁的小白菜
  
  日子快到头了
  果子要熟透了
  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
  从此仇深似海
  
  你去你的未来
  我去我的未来
  我们只能在彼此的梦境里
  虚幻地徘徊
  
  徘徊在你的未来
  徘徊在我的未来
  徘徊在火里水里汤里
  冒着热气等待
  
  期待更美的人到来
  期待更好的人到来
  期待我们往昔的灵魂附体
  重新回来 重新回来 重新回来
===========================================
大约前年的时候,庄周就推荐了这首歌给我。听了很多遍,着实好听。但是呢,从来不知道歌名,只知道这是个盲人歌手的歌,唱歌的人叫周云蓬。
 
因为那一阵听得次数太多,我们家ld听得都烦了,限制我再听同一首歌。而之后,电脑换了好几个,硬盘都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前几天,有人说大家互相推荐下好听的歌曲吧。这首歌从记忆深处一下子跳到我的脑海里,只不过歌词已经很模糊了。上网搜了下,终于找到歌名——《不会说话的爱情》,这类歌,被周云蓬自己称作“马齿民谣”。什么是马齿呢?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马的牙齿!
 
“雪白的马齿咀嚼青草,星星在黑暗里咀嚼亡魂”——这是周云蓬自办的马齿民谣网的标记,写在logo上。对于看不见东西的周云蓬来说,能敏锐感知到的那牛马嚼草的声音就是最纯净的。
 
什么是民谣呢?想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仔细想想,什么的民谣打动过自己呢?他们有什么共同特点呢?从理智的角度来看,类似于《不会说话的爱情》这样的民谣,好像确实是有点无厘头的味道。在大脑清醒的时候,看到这样的歌词,想必大部分人都会不屑地甩出一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或者“这什么玩意儿啊”)
 
我有个想法,民谣就是无病呻吟。试看下面这句:

当凉爽的风再次拂过我的身体,我想回去那河边,看水清天高,看稻谷金黄。
 
经过一天的城市喧嚣,在宁静微风的夜晚,当你看到这句话,轻轻地朗诵出口,你是不是已经有点魂游天外的感觉了。这应该就是民谣的“精髓”了。然而这只是初等的民谣。这类歌曲的代表,当然是著名的乡村歌曲Country Road。
 

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Blue Ridge Mountains, Shenandoah River.
Life is old there, older than the trees:
Younger than the mountains, growing like a breeze.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像《不会说话的爱情》,就更进了一步,它有着许多令人不知所云的呓语,歌词在语义上有相当大的思维跳跃。看看这两句:

  我最亲爱的妹呀
  我最亲爱的姐呀
  我最可怜的皇后
  我屋旁的小白菜

这个就很典型的。有位网友说:我屋旁的小白菜,听到这儿,就不行了。还有个朋友问我“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是个啥意思。我只好这么回答:你听了这个歌的时候,就会有自己的答案了。

什么样的人听民谣呢?有一类人绝对是主力:有着小幸福日子还欲求不满的文艺女青年。不信你去看看这样的演出,文艺女青年的比例绝不逊色于《牡丹亭》(青春版)的现场。我当然不是文艺女青年,不知道为什么,我有时候也容易陷进去。平淡无奇的歌词,沾满鲜血的匕首突然就明晃晃的出现在眼前。

  绣花绣得累了
  牛羊也下山咯
  我们烧自己的房子和身体
  生起火来

“烧自己的房子和身体,生起火来”——无厘头,而且与上面什么牛羊完全没什么鸟关系,分明夹杂着一种自我摧毁的残忍,听起来心里一下子就很过瘾似的,和着音乐的伴奏,忍不住就跟唱起来:生起火来。仿佛自己手刃了什么东西一样,握着血刃,不知道是快感还是恐惧,一下子涌满了心头。而下面唱到那个“仇深似海”也有着同样的心潮澎湃,唱出来仿佛就有一种解脱似的。这,大概就是此类民谣的致命诱惑吧。如果你注意听,就不难发现,这类民谣,歌者的声音是主要的,配乐其实很少,最多也就是吉他的低声伴奏,而听起来更像歌者的清唱。因此,并不依靠乐器,甚至不依靠旋律,苍老的甚至略带破音的磁性嗓音,就是它的杀手锏,这也划开了他与朴树甚至许巍之间的界限。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