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lution

世人行动,实系幻影; 他们忙乱,真是枉然。

 
 
 

日志

 
 

我读《罪与罚》  

2005-01-27 01:46:42|  分类: 假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跟以往一样,我是随便翻了几页便撂下了。而隔了近3年,如果一个偶然的时机又随手捡起来,我可能这辈子也不会碰到这样一部杰作。而这一次,我竟然爱不释手了。我是看到四十多页的时候才有这种感觉的。这多半能说明我的性格,我一般是不大容易一见钟情的。  《罪与罚》给人印象最深的当然是陀先生接触的心理描写。大段的心理描写极其准确,扣人心弦,令读者似乎跟着主人翁完整的经历了小说叙述的全部,不仅思想,就连呼吸心跳也完全成了小说的俘虏,的确是非常过瘾的经历。难怪高尔基曾经说:在艺术表现力方面,只有莎士比亚能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媲美。  *************************************** 
 说到这里,我想碎嘴两句,我是不太有耐心看长篇小说的人,自己看小说完全是误入歧途,越迷越深;而我自己对这条路的轨迹异常清晰,而前进的方向却不大明确。说得清楚一点,我是无意中无聊中看了一本小说,而这本小说异常地吸引了我,于是这小说提到的小说,以及小说(包括序言)提到的作家,我都会一一找来看看。对于这些小说,我也照搬这个原则。看到《罪与罚》的时候,是我看小说最有激情最有感觉也有最有收获的时候。老实说,我觉得看小说是浪费时间的事情,但值得。 
 ***************************************    臧仲伦先生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该书中,有一篇《译本续》,序言说《罪与罚》是一部催人泪下的社会悲剧,是一部发人深省哲理小说。(这是个在我看来吝啬的评价),他还说到“穷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走投无路――这就是小说的主题”。这篇序写于1981年,倘若是今天,不知臧老是否会同意把“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几个字去掉。  穷人总是走投无路的!在我想来重要的不是“控诉”本身,在今日这个世界,无论控诉的语言何等激烈,情绪何等高昂,逻辑如何完美,只能愈加显示出控诉本身的无力。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做法则相反,他的方法是:述而不作。  “您明不明白,先生,您明不明白,一个人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滋味吗?”  这个问句的滋味奠定了即将展现的悲剧长卷的基调。    落魄到惨死街头的九等文官马美拉多夫、为家庭生计被迫卖淫的索妮娅、被迫嫁给一个混蛋的主人公的妹妹,这一列人物的悲惨遭遇都由主人公拉斯尼科夫串起来。他是一个因为家境贫寒被迫辍学的大学生,自己发展了一下尼采的超人理论之后,杀了一个放高利贷的老太婆,抢了她的部分钱财(对,就是部分)。本来他非常需要这笔钱,可是在抢到手的第一时间就埋在一块石头下,再也没有碰过;甚至,抢了多少钱也不曾数过。  杀人的理论不能平衡杀人的结果带来的恐惧,主人公终年生活在极度恐慌中。不得不惊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高超技巧,这种犯罪的心理描写的哪里还是什么“惟妙惟肖”,简直是“身临其境”也难以表达,这种连呼吸和心跳都被文字控制的感觉,只有亲自读过这本书的人才能真切的感受到。    很多关于《罪与罚》的评论文章都从宗教取向的角度出发,这当然是富有远见的,且是相当符合作者写作意图的一种合理做法。但在我看来,这个小说对犯罪心理的剖析以及描写,才是真正使得它成为与众不同的世界名著,因而是独一无二的。  马克思主义的文学评论是这样的:拉斯柯尼科夫走上犯罪道路,反映了小资产阶级的二重性。一方面,他是反抗者,他想反抗,但他的反抗只是一种无政府主义的孤注一掷。另一方面,他又严重脱离了人民,受了资产阶级豺狼哲学很深的影响。(不作评论)    这个“二重性”,在西方社会的话语里,是人物性格的二重性,归结到性格方面,而不是阶级。而这样的解释恰好符合了类似事件发生在我等优越社会时的现实需要。我在看这本书时,脑海里常常浮现的便是初中时代班上很多人一起去集体“高买”明信片(贺卡)的情景。尽管“高买”来的过多明信片根本没有用途和价值,很多女生仍然是乐此不疲。印象中,自己似乎也干过几票,只是不记得具体的数目,也许根本没有。但那记忆实在深刻,那种犯罪的快感似乎还在眼前;前几天看到电影《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中,几个少年去偷唱片店的CD,我的脑子又突然闪现出当年的画面,当字幕居然显示出“高买”的字样,我简直被击倒了,仿佛又见到了那些人,回到了那些放学后的下午。当电影中的训导主任提到“偷窃是那个年龄成长的必然经历”时,我简直有种解脱感,我和我的同班同学都被他彻底释放了。  这时我更加明白我为何喜欢这本书,小说对人物心理的细腻刻画,对人性深度的挖掘,达到了叹为观止的艺术境界。“就好像我们和主人公一起在痛苦,在思索,在张皇失措,在佯作镇定,跟他一起经历着内心斗争的暴风雨”。“小说的情节紧张曲折,如奔腾的大河,时而流过?f岩险滩,浊浪排空,时而峰回路转,一泻千里,他渴望用引人入胜的情节尽快地打动你,在打动你之后,就像你倾吐心曲,用人物的信念来感染你”。    小说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作者大段的描写彼得堡涅瓦河畔的罕见美景之后,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他仿佛跟从前的自己完全割开了。(原文是:他觉得在这一刹那,他好像用一把剪刀将自己与所有的人和事都剪开了)(P148-P149,人民文学出版社82年10月第1版,89年3月第1次印刷,相隔这么久,也够奇怪的了)  这句话给我的震撼,一直持续到多年之后看到刚才提到的电影《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不含任何感情色彩的句子其实可以包含最深沉的感情,甚至超过了我一向奉为圭臬的“亭亭如盖矣”。    强烈推荐这本书,很厚的书,只要你坚持读112页,绝对会读完的。 
时 间:2003-6-19 2:23:09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