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lution

世人行动,实系幻影; 他们忙乱,真是枉然。

 
 
 

日志

 
 

【二轮秋游记---之一】我爱后海  

2005-01-27 01:27:21|  分类: 可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轮秋游记---之一】我爱后海 (5千字)
 发信人:solution
 时 间:2003-8-25 23:08:14
 阅读次数:12
 详细信息:  后海,于我,最早听说是若干年前,在京师网事上混迹时,一个名叫warm的网友的一个强帖里面知道的,至今我仍保留着那帖――《晚安,后海》。  后来,再听说后海,就是网上那篇臭名昭著的“外国有人撞人啦”帖了,一直知道那地儿是老外出没,小资聚集的,打心眼里有些抵触,不是抵触,是诋毁...........觉得那不是我的地盘,撒尿撒晚了。  这个下午,秋高气爽,为了省钱,我决定骑车逛逛去(不是省公共骑车钱,是省上网费)。我家离那旮旯不远,本来想找地图看看,想想算了,图的就是那懵劲儿。  踩上我那无证的车,我出发了。出发前我没忘记买两瓶水,没冰的的冰红茶,约莫着去后海太贵了。我直奔新街口。我对新街口倍儿熟,可是对那啥海一无所知,反正知道就在那么个地儿,护国寺北积水潭南一线往东,在我的概念里,都是“海”。街上车水马龙,过了新街口路口,我看到东侧有个胡同,似乎幽深径远,我哧溜一个踏步,拉过车把,钻在堵在路上的大巴之间,切过马路,划进胡同.......  胡同真好,约莫10来米宽,双向都成了停车场,中间还可以走双向的骑车。没错,这仍然是胡同。两边仍然有让我们这些外乡人觉得甚是有趣的四合院,单单那些门就足够吸引所谓的历史的目光,现代人都不太容易见到原木做的东西了,板材家具是恶劣的。更别说这风尘刻画了几十年几百年的整棵料制成的大门了,就是逐个叙述每个大门上镌刻的抬头,就足够有趣了,我特别注意到有户大门的门楣上赫然镌刻着“革命”的阳文,呵呵,这着实让我觉得惊诧了一番。比起百盛购物中心门前那条大路上,小寺院墙上刷写的渐已淡薄的文革标语,这雕刻的东西,恐怕存在的历史会更久一些吧。  胡同越走越深,钻过一个胡同又一个胡同。这才发现,原来,胡同也是四通八达的,我无法记住这些可爱的胡同名字,大约非常细致的地图也能找到这些名称。在钻过一个无名的小胡同之后,我看到一个园门,透过门看过去,似乎里面就是一个公园了。我心下犹豫了一会儿,公园,还是不要进了,还是骑车比较惬意(我知道,北京的很多公园都是不让骑车的)。继续折弯北行,赫然发现一个招牌:什刹海风景管理处。哦,原来这里就是著名的什刹海了,也就是后海了。等我再回头看那个园门,竟然发现有位同学推车进去,并且无人阻挡。我心下大喜。掉头钻了进去。  哦,这就是后海了。叫我怎么形容这个小塘呢?我决定绕它一圈,看看银锭桥在什么地方。这一圈令我大开眼界。这里是个我原先没有料到的好地方。这些妙处在我看来都取决于一个因素。我先叙述一遍,看看您猜对没有。  一路骑过去,真是千姿百态。有人发呆(这又可以分为几类,有纯情少女,有社会青年,有大爷大妈,也有眼睛里含着泪水的痴男怨女),有人背书(估计是鸡鸭鱼红宝书),有人穿着裤衩在岸边做准备活动(湖水真不怎么干净,至少在我的眼镜前面是这样),有人支了10来根鱼竿,惬意的在树荫下乘凉(鱼上不上钩,似乎是不重要的事情。只是不知为什么,禁止垂钓的招牌下,无人执法)。有人在兜售各种古怪的书籍,有老大爷推着自行车叫卖――“雪碧可乐,矿泉水叻,闲着没事儿,磕瓜子叻”(听着便知道吆喝者没了牙齿,这没牙齿的北京话,听起来又是一种风味)。还有一些民工兄弟,各种品牌的三轮车停在海边,他们钻在灌木的树荫下打牌。最绝的是几个弹棉花的兄弟,躺在三轮车的棉花被上午睡,我知道他不会嫌热,那种惬意,是我们没法享受的。(弹棉花现在是淡季,新棉花还没有上市,估计跟我一样,放着暑假呢)  继续骑,好像人越来越少,这是下午3点,周日的3点,按道理应该很多人休闲啊,可是这酒吧咖啡屋的地盘上,竟然很少人。我觉得自己眼睛像小箭一样,sousou的挨个射向路边的每个小酒吧。这里的酒吧跟三里屯完全不同风格,跟魏公村的也完全不同。您应该可以想见吧,这里的吧是休闲吧,是靠着后海的休闲吧,自然要安静一些,窗户都朝着后海大开着,路边的座位比屋内的多。藤制的小沙发椅居多,配上各种漂亮的餐布,显得非常的有异域风情。这异域风情是不容易看到的,连绵一起十好家的咖啡店,在某个角度看上去,才有这种完美的风情,随便换个角度,就马上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可是我不喜欢这里,我心想,即使我有米,也绝不在这里泡杯咖啡,这个位置是后海的狭长地带,看不到水.........最宽的地方也不过20米。果然,一个小桥出现我面前,这是后海和前海交接的地方,最窄的地方修了一个桥――哦,桥名正是“银锭”。我下意识的扒在桥的栏杆上张望,东南便是前海,西北便是后海。1.2秒后我下了桥。(这真是一个大桥,听说全世界都有很多小资,下了飞机直奔银锭)  短暂的思考之后,我决定先绕后海一圈再说。事实上,我不知道半小时我就会为自己的这一决定而后悔,并且,我知道,这后悔会伴随我一阵子不会离开。别想歪了,不是看到一见钟情的ppmm。  路边正在大兴土木,每个都是要改造成酒吧的样子,看来这里要成为全北京小资聚集地,我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赚一笔呢?nnd有钱买通什刹海风景管理处和政府,后海要收门票才准进,门票少说也得100 
 小平房,有简陋的小砖房,有正经的四合院。坐在门口的老人手持收音机,树荫下发着呆,小朋友全副武装,轮滑鞋正在练手。不管是什么样的房子种着诸多植物,多以藤类居多,透过狭长的巷道,还能看到某种黄色的瓜类的花盛开在院子里。我不禁有些着迷,他们会愿意跟我换吗?  绕过宋庆龄故居,便到了后海的最北端,这里又是有几家酒吧,在众多的宝马之后,我注意到一个房子,看上去应该是2层楼那么高,朝着后海的一面,有一扇宽约1.8米,高约5米的超大落地玻璃窗,显然,这窗户是不能开启的,并且没有任何遮挡,比如窗帘之类的。透过这扇落地窗,我看到,两个精致的小沙发对称的摆在窗子的两侧,中间一个小巧的茶几,从足有5米高的天花上垂直落下一个简约风格的吊灯,正落在茶几上方不到1.5米的位置。沙发附近看不到任何其他摆设,就连茶几上也空空如也,别说茶具,就连杯子的毛我都没有见到。顺着茶几往后看,隐约见可以看到一个阶梯,似乎直通二楼,再仔细看,就只能看到镜子里面有个人在盯着我,心下有些害怕,脚下虽然迈开了步子,仍然不甘心的定睛一看,却原来是我和我的破26自行车。我心里不禁盘算起来这块地大约要值多少一区D9,四下打量房子周围的结构和布局,显然,朝后海这边是没有门进入的,以为这房子的两边,都是休闲吧性质的场所,而这房子无论是结构还是风格都是独立的,显然,它的入口在某个胡同的深处,不那么容易找到。哦买高的,这是怎样的北京生活啊,难怪有人如此赞美和留恋北京。当然,这房子的规模和其他种种无法跟宋庆龄故居(从门口遥望遐想一哈,就会晕倒;高高的院墙甚至比中南海还要高一半以上)相提并论,但却绝对是可以眼见为实的极致。  其后我又经过了若干故居,比如和绅的故居(就是现在的恭亲王府),比如郭沫若故居,可惜没看到梅兰芳故居的大门,当然还有回家路上必经的徐悲鸿故居。最有意思的是郭沫若故居,门口赫然有铭牌曰:(中国青少年?)爱国教育基地。  事实上,我还绕了一圈前海,还绕了一圈西海。在后海的一处长椅坐了半天,期间也有不少见闻。  就拿我坐在 长椅的那半个钟头来说吧。一个老太太肩挎布袋,手持砖头向我走来,吓得我浑身直冒冷汗。我装作满不在乎的瞥了老太太一眼,大脑高速运算处理后告诉我:并非异类,无进攻性指数,不安度指数高。她一声不响的坐在我的自行车旁边,就坐在路??上。我正在犹豫要不要让开座位,就此离开,让她老人家坐一会儿。谁知她突然举起石头,在地上砸起来。原来 ..........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